今天华北下雨了吗

胜出脑补衍生——在死的时候他们心意相通」

大脑清晰的意识和感觉到身体里的温度渐渐剥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这是只有在正在死亡的人才会感受到的东西,此时他正在如这句话的字面意思一样切身感受着这种感觉,身体里的温度正在流失着 冷的感觉从指尖开始一点一点吞噬着那所剩无几的热的温度,「人在死的时候会想着什么呢」他意识清晰的想,他以为他会看到走马灯 会看到从幼时就一直在追逐着的那个背影,但是此刻的他没有看到什么走马灯 大脑只是清楚的告诉他「你很快就要死了」,他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想他还不能死啊,可是身体已经动不了啊,他想哭 他想「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哭吧」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正在死亡的时候突然想要活下去却发现早已经无力回天,很痛苦,在内心反复问自己为什么要死 为什么不坚强的活下去,可是……可是,活下去也很痛苦 在死的也很痛苦,人为什么非要这么痛苦呢,他满脸悲伤的看着白色的上方 他没力气哭了冷的感觉比刚才更加强烈,他想「是不是就要马上死了呢?人啊哭着来到世上再哭着跟着这个世界说永别,还真是讽刺啊」他想嘲笑一下如此狼狈的自己,却发现连牵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能在心里狠狠的嘲笑自己。
“真难看啊废久”旁边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仿佛像好几天都没喝过水的样子。
“小胜”绿谷看向他旁边的幼驯染,跟他情况差不多。在这个雪白的房间和一个陪着自己死去的人,这样一想的话内心里生出了一丝安慰。
他现在越来越想要闭上双眼,想要睡觉 睡到再也不会醒来,他模糊的意识到这是真正要走向死亡了,他的幼驯染一直在看着他,他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他想要努力去听清他在说什么,“不再说点什么了吗废久”这是他最后意识且听清楚的话语,他怎么回答的来着,他应该是张了张口说“我喜欢你………晚”安。
然后旁边的人再也没有了呼吸的声音,爆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了他旁边人的手,想要再传给他一些温度,最后他说“我也喜欢你,晚安。”

世界再次归于无声无息,雪白的房间里那些鲜红的血液最为刺目。

评论(2)
热度(3)

「胜出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