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华北下雨了吗

【胜出】第四次爆豪胜已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绿谷出久

卡单箭头久 试着写一下,第二人称视角。我流卡。

第一次是在下课后,和绿谷擦肩而过 手背却碰到了一起,你转身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目光和嘴里说着对不起,再到他跑掉后都只留下你一个人在那莫名的心悸。

第二次是高一下半年的教室里,你坐在绿谷前面的座位上 那次是你偶然转过身,本想说什么来着?在看到他熟睡的面容和那翘起来的呆毛时你的所有注意力都只在这个人的身上了,你想用手指把那翘起来的绿色呆毛缠绕到自己的指尖上,那是你第一次有了想要触碰眼前这个人的想法。

第三次是在第二年的春天,樱花开的哪哪都是,你不讨厌也不喜欢的在学校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看着一瓣又一瓣的花瓣掉落在地上,你眼尖的捕捉到那头夺目的绿藻色头发的主人,你刚想开口却又闭上了嘴,你看到他面红耳赤着 嘴巴一张一合的在对谁说话,你莫名的有些火大但你并没有冲上去。你等他走到你面前 语气冰冷说“跟我过来。”
然后你拽着他和他打了一架,当你看到他被你一拳打到在地上的时候你又开始了莫名的心疼。

第四次是你在为这种对着绿谷会产生心悸和心疼的感情而烦恼的时候,你想着要不去保健室问问医生得了。
学校的保健室里消毒水味刺鼻,当你把病情跟你面前这位和蔼的老人家说完之后,老人家对你慈祥的一笑说“这不是什么心脏病哦,是恋爱,你恋爱了。”
你走在会教室的路上,脑袋里循环着老人家的那句话“是恋爱,你恋爱了”,你恼怒的抓了抓竖立着的金发 想“怎么可能!”

第五次是在高二快要结束的时候,你烦恼了很久,就是在上课都在烦恼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你从小欺负到大的人。你几乎一整个暑假都没有出过门,想让作业本来帮你冷静下来,大脑却不听使唤的时不时会想起暑假还有多久结束,然后还会想起经常被你说是傻笑的那张脸,你头一次发现自己快无可救药了。
升上高三的新学期,你一大早就来到教室里。你听到有谁的脚步声 到了教室门口又停住了,教室门被拉开 先看到他是有伤痕的右手,然后是那颗有着绿藻色头发的脑袋,他在看到你后明显的愣了一下 然后对你说“早上好,小胜。”
当你看到他祖母绿的眸子里只倒映着你的时候,你不自觉的,心又被他牵动了。

第六次是在高中即将要毕业上一节少一节的课上,你心不在焉的听着老师讲课,频繁的用眼睛看原本坐在你身后座位上的绿谷,心想“这书呆子怎么会旷课”。
下课后因为你上课时的心不在焉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你有些生气 想“这都是废久的错。”,你看到一个中年女性从老师的办公室里出来,你认识她 她是绿谷的妈妈,你特别想问 今天废久去哪了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来,你打开办公室的门 老师看到你就像是早有了一肚子要教育你的话,无非是快要毕业了要专心考试之类的,老师话说到一半突然插进来一句“今天绿谷的妈妈帮他请假了。”
你本就左耳进右耳朵出的听着老师的教育,但这句话让你突然一个激灵,“他怎么了”你为你小心翼翼的发问觉得可笑,却不得不承认因为这句话你的心确实被牵动了起来。
“他妈妈说绿谷出车祸了,需要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我记得你们住着挺近的吧 以后你就帮绿谷补功课吧………喂!爆豪我的话还没说完”
你发了疯似的跑出学校,在路上狂奔,你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人亲手握住一样,如果要问握住这颗心脏的人是谁 那毫无疑问就是绿谷出久。在你狂奔到医院的路上,你的脑海里出现过无数次绿谷安详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你突然害怕极了,想要大声喊出来“你给我好好活着啊!!”
当你噌的一下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里面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也包括绿谷一脸吃惊的看着你。
你和绿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你大步走上来 拽着他的衣领冲他说“你是白痴吗!!”
你冷静下来后听绿谷告诉你,他只是轻度的伤而已,你说“傻子才会信你的鬼话。”
右腿打着石膏,左手臂也是,这是“轻度伤”?,要不是绿谷现在躺在床上没法动,你肯定要打他一顿,但打了自己还心疼,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你听见绿谷说“我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日子,暂时不能去上课了。”
你胡乱的揉了揉绿谷的脑袋,说“白痴。” 起身后看了他一眼就走出了病房。




下午放学后你拿着作业本站在病房外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



PS:卡在题目名字上整整一天………(´;︵;`),第二人称视角总感觉是要描写细腻一些,但我在写的时候有些部分就脑补省略掉了(你
总之真是太糟糕了,这个傻子作者……太糟糕了

评论(2)
热度(59)

「胜出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