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华北下雨了吗

【胜出】失恋的第一百零三天

暗恋向。虐?BE?不存在的。我流胜出。

绿谷出久认为自己失恋了。

他满腔悲伤的想,他这辈子要是非爆豪不喜欢的话那可多好,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去表白 顺利的话还能交往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不是没有告诫过自己 何苦呢,可心脏虽然长在自己身体里但却不受自己控制,经过多次之后他彻底认了,他认了看到爆豪使用个性击败敌人时那自信的样子让他的心和眼里都是他,他认了不经意间的对视会让他立刻脸红心跳,他认了看到对方认真的样子时会更加喜欢他,认了认了,绿谷出久全都认了,他承认自己的无可救药 无可救药的喜欢上这么一个脾气爆嘴巴毒还老爱欺负他的人。有一次班上关系最好的同学告诉他 说你在看到爆豪君的时候眼睛会顿时亮起来呢,超认真的样子哦。
绿谷当时红着脸说这怎么可能啊哈哈,其实心里乱的要命,心想 有这么明显吗?!我有这么明显吗!
自那之后,他见到爆豪就会刻意的躲避 为了避免在其他同学都能一眼看出的“明显”,本来绿谷觉得这样做挺对的,但是他错了,这样的举动差点让爆豪和他又打起来,原因是爆豪看到他躲躲闪闪的样子特别不爽,绿谷欲哭无泪,还有些憋屈。

暗恋的日子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绿谷苦闷,想表白又怕,每次在寝室里鼓起勇气准备跟爆豪去表白的时候,他内心里的小鹿都异常勇敢,但见到本人之后这头小鹿又退缩了,他又怕被拒绝,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得被折磨死,而那个罪魁祸首还活得好好的。就这样在想表白与怕被拒绝的无限纠结中绿谷觉得身体仿佛被掏空,终是有一天,终于迎来了就算被拒绝也要表白的日子,那天绿谷还清楚的记得 那时的自己仿佛一个要上战场的勇士还有一种再也回不来的感觉。

现在的绿谷回想起来,如果能阻止自己当时不去找爆豪就好了,那样至少他还能在他的幻想里过着阳光明媚的日子。那天也确实是个好天气,绿谷看到爆豪的时候,对方正背对着他,绿谷刚开口说了一声「小胜」 「我喜欢你!」
绿谷愣住了,这声一听就是女生的声音 怎么想也不会是从绿谷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剩下的爆豪说了什么来着,绿谷已经选择性失聪了。

绿谷出久失恋了。

表白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失恋了,绿谷回到寝室痛饮旺○牛奶,可惜他不会喝酒不然肯定想要借酒消愁,所以没办法只好借奶消愁。
如果把伤心的感情比喻成河流的话,那绿谷的心里肯定开了闸,如同他发达的泪眼一样源源不断的如同发洪水一般。
不可避免的第二天两只眼睛都肿了,如果再加上点青紫色的话 那肯定让人以为谁又跟绿谷私自打架了,当时全班的目光首先放到了那个金发少年身上,金发少年猛地扭过头来对着众人 说“都看着老子干嘛?!”
绿谷赶紧摆摆手表示自己寝室里可能进蚊子了,早上醒来就这样了。全班对于这样的理由半信半疑,坐在他前面位置的金发少年还看了他一眼,很神奇的没有去嘲笑他。

一转眼,失恋的日子过了一百多天,准确的说是第一百零二天。绿谷这段时间都在为高中毕业而忙碌,他都快要忘记他失恋了,但每天都在台历上画上红圈 提醒着自己今天是第一百零二天,他本来没受虐倾向的 但现在他就是觉得自己没有也已经成有了。
绿谷当天晚上写完笔记本上的最后一页已经是23:20,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是毕业典礼,四月的樱花纷飞,大街小巷里都是樱花的花瓣。
毕业典礼上有人笑也有人哭,这一届雄英A班是背负着希望,他们所要面临的是更加难缠的敌人和足够威胁生命的个性。校长在台上所发表的话是让他们不要畏惧 正因为有他们世界才会有希望,绿谷在台下很认真的听着突然还有些想哭,想哭的原因是毕业了他就要跟爆豪分开了。

校长讲完后也不用再去上课了,大家该收拾的行李早在一个星期前就收拾好了,剩下的就是看看跟大家在一起三年的学校。绿谷从教室楼里出来,学校里一些地方也种着樱花,去年看着樱花还满心欢喜,今年看着樱花却有了伤感。绿谷想去看看那颗生长了十年的樱花树,当他走近时 首先看到的是他所思所念的那个金发少年,金发少年站在樱花树下,一瓣一瓣的花瓣从树上飘落,风吹动着落在地上的花瓣,就在这时 金发少年转过身,红宝石色的眼睛看向绿谷,绿谷感觉全世界的声音只剩下了风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世界全是白色 他们站在彼此的面前互相注视着。
「小胜。」
「……」
「我,我喜欢你……」
自己的心再也不受控制,心脏跳动的速度仿佛要从自己的身体里跳出来,心也好 大脑也好全部只剩下一句话,想要告诉他 想要告诉他,自己是有多喜欢他,不管结果如何 都想要告诉他啊!

「………这句话你早就应该说了吧?」
「诶?」
「“你喜欢我”,这句话应该早就对我说了吧。」
原来,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啊。
「小胜,我喜欢你!最喜欢你!」
「啊啊,我知道了。」
眼泪控制不住的涌了上来。绿谷想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就好了。

…………
…………

失恋的第一百零三天,结束了。




PS:我只想写HE!

评论(2)
热度(36)

「胜出only/」